• Tag:

    它很甜。想说谢谢,关于惦念。冗长复杂的程序抹去,纯粹,妞要纯粹,记得然后再想起。

     

    离开,面无表情。淡淡望着,你捂紧面容的指缝中渗出泪水。

    你说再见,我说不见。都走吧,回来的车上对自己说,所有的媲护终究会终结,于是,你是你,我还是我。明知终将失去,如何才能做到温柔并静默,不问,不怨,不哀。

    你还在哭,开始沉重了不是。你说好好照顾他,对还留下的他们。恩,照顾我。你根本就只让我难受。回头,拥抱,一路走好。超哥,小胖哥,枫哥,皓东哥。一一。我没有痛哭流涕,也没有精神恍惚,状态良好的回到街上,扎进人堆里去。一张脸可容纳多少的表情?曾经的对白在我脑子里轰然响起,一切清晰如昨。

     

    受委屈的时候别哭要学会自己扛,你说。

    你难过的时候起码我都站在你的身边。你说。

     

    记得的时候本来就不多,只是关于某年,还有太多的回忆。直白坦然的站在你的面前,听着你嘴里漫长繁冗的悔过,你是当时的你,可是我已经不是,时间留下的空白永远都无法填平,而至于伤害,也早已经淡得无法描摹。

    生命中那么多那么多过客,一旦疏远了,彼此对于对方意义就会逐渐减少的。那故事无非三个字,不是你好吗,我爱你,我恨你,就是对不起,算了吧。

     

    离开的时候不要回头,我说。

    一路顺风。我说。

     

    如果你问起,我会说不痛。

     

    此刻。将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