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Tag:

     

    我想应该原谅我这么早就期待,是真的已经过了太久,甚至都快记不起游荡是种什么样的味道。

    3年,几百公里成负累。
    3小时,才会越看越像场蓄谋了已久的出逃。
    想起来,拍拍屁股就挪到另一个毫不相干的城市好像也都是太远的“故事”。拿来说服自己的理由,不是怕工作搁置了是不负责,就是觉得提出请假这个小小的要求都是不通人情的。
    好笑的是,满腔热忱坚守的阵地到现在都还看不清眉目,回头找自己,却不晓得她又跑去了哪里。

    或许是那个载着心事的许愿瓶被胀爆了,ci小姐再定9月底归巢,脱离组织前,又意外收获一次小聚的机会。
    原来逻辑是——再喜欢躲猫猫幸福感,也会偶尔来次扑头盖脑的大侵袭——只要你想它。

    只是

    曾经靠换风景来换情绪
    不知这一次会不会还能起到同样的疗效呢?